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体育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一粒藥的前后身價價格降了質量呢?

摘要:近日,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試點在“4+7”11個城市步入落地實施階段。通過“打包”“4+7”城市的採購量,實施帶量採購,25個中選藥品平均降幅52%,最大降

原標題:一粒藥片牽動萬人心,藥品集中採購給你我省了多少?

近日,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試點在“4+7”11個城市步入落地實施階段。通過“打包”“4+7”城市的採購量,實施帶量採購,25個中選藥品平均降幅52%,最大降幅超過90%,降價效應顯著。

寫入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的藥品集中採購,究竟為老百姓看病帶來什麼新感受、節省多少買藥錢?藥品降價后,質量會不會“打折”?產能有保証嗎?原研藥會“斷供”嗎?圍繞這些問題,記者展開了調查。

一粒小藥片的“前后身價”

中選的25個品種裡,有3個為原研藥,其余22個為通過質量與療效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以原研藥為例,來自英國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片,中選價格為547元,相比之前2280元,降幅高達76%,這意味著11個試點城市的百姓可以顯著減輕費用負擔。

上海是全國率先探索在藥品集中採購中試點帶量採購的區域,也承擔了此次“4+7”試點城市聯合採購辦公室的日常工作。

在上海市胸科醫院呼吸內科,有許多晚期肺癌患者前來就診,呼吸內科副主任醫師王韡旻告訴記者,晚期肺腺癌患者有約一半的人EGFR基因陽性,可以口服靶向藥物,如吉非替尼片。“我開藥時,常常會有老病人對新病人感慨,以前這個藥好貴的,吃半年就要6、7萬元,現在好了,每個月個人自負隻要幾百元,昂貴的靶向藥用起來也不‘糾結’了。”

一粒藥的前后身價價格降了質量呢?

上海市胸科醫院的門診藥房(4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穎 攝

不僅中選的原研藥“自降身價”,與原研藥等效的中選仿制藥在11個城市以“跳水價”提供給居民,還倒逼了市場上非中選的同類原研藥降價。

比如,用於患者預防動脈粥樣硬化血栓形成的硫酸氫氯吡格雷片,通過集中採購,中選企業深圳信立泰的仿制藥泰嘉價格為22.26元/盒,相當於每片3.18元,比之前每片7.61元降價58%。泰嘉的“跳水”,也使得法國賽諾菲的原研藥波立維的價格降了15%。

上海市同仁醫院醫保辦主任朱紅軍近期密切關注醫院集中採購工作的實施。他告訴記者,自己不僅為這項惠民政策感到高興,作為一名高血壓患者,也感受到了這項政策帶來的好處。“我服用的苯磺酸氨氯地平,現在同樣規格的國產藥隻要4.16元/盒,約為原研藥價格的4%。”

據上海陽光醫藥採購網統計,試點政策在上海上線短短兩周,25個中選品種已全部有醫療機構進行實際採購,多家主要藥品配送企業反映,由於訂單火爆,超出預期,正在加緊備足庫存。

上海市衛生和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表示,通過帶量採購,以量換價,藥品費用的價格趨向合理。大量的醫保資金被合理地節省下來,同時誘導服務和過度浪費等灰色空間也得到了壓縮。

一套組合拳的“多點發力”

25種藥品價格下降后,如何保障藥品的質量和供應,以及其他同類藥會不會“消失”,成為老百姓最關心的焦點。

——生產質量如何“不打折”?

和以往的省級藥品集中採購不同,本次“4+7”集中採購試點是在國家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工作取得明顯進展,部分仿制藥達到和原研藥質量療效一致水平的基礎上開展的。也就是說,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才有資格與原研藥進入下一步的價格競爭,防止“劣幣逐良幣”。

深圳信立泰新產品及專科藥總部總經理趙鬆萍說:“生產成本是不能降低的,這是質量的保証。降價后,我們調整了營銷策略,改變了過去以銷售代表推廣為主的營銷模式,從人力成本上縮減了相關費用。”

“4+7”聯採辦副主任龔波介紹,為確保一致性評價不是“一次性”評價,中選后藥品監管部門將強化監督檢查和產品抽檢,加強全生命周期質量監管,讓大家吃上“放心藥”。

一粒藥的前后身價價格降了質量呢?

英國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片,中選價格為547元,相比之前2280元,降幅高達76%,這意味著11個試點城市的百姓可以顯著減輕費用負擔(4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穎 攝

——藥品供應如何“不斷貨”?

此次試點採用了“國家組織、聯盟採購、平台操作”的組合措施,有關部門在試點啟動之前,對中選企業和相關藥品的生產情況進行了摸底,對企業庫存進行定期跟蹤,保障中選藥品“供得上”。

安必生制藥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雷之航說,孟魯司特鈉片中選后,公司提前採購了充足的原料藥,並額外投資了一條包裝線,解決產能瓶頸。從3月18日開始供貨的14個工作日裡,已向11個城市2200家醫院供貨近100萬盒,而且通過採購專戶分批預付貨款機制,3至5日便能收到回款,可以全身心保障產品質量和供應。

“不僅是保障中選產品的供應,同樣重要的是兼顧不同群體的用藥需求,不搞‘一刀切’,避免出現停藥、斷藥等現象。”龔波說,換言之,老百姓可以選擇中選的仿制藥,也可依然使用原研藥和其他同類藥。

一粒藥的前后身價價格降了質量呢?

上海市胸科醫院門診藥房的藥師在取藥窗口發藥(4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穎 攝

根據《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試點方案》,在試點地區公立醫療機構報送的採購量基礎上,按照試點地區所有公立醫療機構年度藥品總用量的60%至70%估算採購總量,進行帶量採購。剩余用量,各公立醫療機構仍可採購省級藥品集中採購的其他價格適宜的挂網品種。

這意味著,沒有中選的藥品尤其原研藥依然在市場上得以保留,患者並不會突然“被斷藥”。“當然,從培養合理用藥習慣的角度,還是提倡大家使用質量同樣有保証,但價格更便宜、性價比更高的中選品種。”龔波補充說。

——醫生處方如何“不偏心”?

質量過硬卻沒有“營銷費用”的藥品,在開藥階段如何獲得公平競爭的機會?醫保部門明確,對採購未中選藥品和同類替代品種行為異常的,要加強監督檢查頻次和力度﹔對處方用量下降明顯的醫生,還要加強醫師約談。衛健部門則強調醫療機構要加強處方審核和處方點評,充分發揮臨床藥師作用,嚴格落實按通用名開具處方的要求,確保在同等條件下優先選擇中選藥品,並且將執行情況納入績效考核。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加強對政策的正面宣傳,,做好對社會的解釋工作,把這項惠民政策徹徹底底落到實處。”朱紅軍表示。

一粒藥的前后身價價格降了質量呢?

上海市胸科醫院門診藥房的藥師在取藥窗口與就醫者交流(4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穎 攝

一幅新機制的“健康長卷”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完善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機制”。如何通過改革,給居民帶來更多的健康獲得感?

2019-04-16 网络整理